• [紅蓮] 二

    2006-10-27

    “紅蓮”二字甫一入耳,孫策心裏頓生疑惑,且不說這名字乍聽下來沒有姓氏,卻怎是個女兒家家的名字一般……罷了,名字不過是個代號,也許人家有一隱瞞也未必。下意識地望向對方的臉,卻在視線觸及的那一刻呆住了。

    雙瞳深邃卻並非烏黑,反倒從中隱隱顯出幾絲赤紅。兩道形狀姣好的柳眉仿佛畫上去一般,不濃不淡,有些高傲卻不輕佻,配上那平靜得有些飄飄然的眼神,仿佛七情六欲都給吞了,此生只為袖手世間浮塵一般。

     

    “我可以走了麼?”

     

    對方這麼一提醒,孫策這才反映過來手裏還死死攥了人家的袖管,於是有些赧然地迅速鬆開了手。紅蓮倒是事不關己地理了理袖口,說道:“公子的傷未動筋骨,只是箭深入皮肉,以公子的底子好生調養些時日自然會痊癒,在下就此別過了。”

    一聽這話,孫策哪里肯就這麼放救命恩人走掉,一時激動又使出方才的伎倆:“恩人且慢!滴水之恩,且當湧泉以報,更何況是救命大恩!!!無論如何也要讓孫某酒宴款待,好生謝過!”

     

    “救你的是天,不是我,若天要亡你,豈是我能救得了的。實不相瞞,紅蓮本是雲遊之人,不喜歡在某處久留,請公子原諒。”說罷,就要甩開袖子轉身而去。

     

    “別……別走”

    這一句出口,連孫策自己都覺得好笑。要是換了其他人,說不定就這麼放走了。他也不是一個不曉情理的人,但是眼前這個人,不知為什麼,心底就是有股欲望,不想放他走。想和他多說一句話,多呆哪怕是一刻鐘也好……

    紅蓮不悅地皺了皺眉,對孫策這沒來由而且有些奇怪的要求毫不理會,暗暗加重了手上的力道,恨地向後一甩。這一陣風過去,甩出一聲慘叫,原來毫無防備的孫策被他這麼一扯,牽動了胸前還未癒合的創口。層層包裹的白紗布下,已經開始滲出點點猩紅,孫策的臉也疼得一陣紅一陣白的,但是抓著對方袖口的手卻絲毫沒有鬆開的意思。

     

    “嘖”,秀眉微蹙了一下,紅蓮還是轉過身攙扶著孫策回到了房裏,幫他躺下。正要轉身去準備換藥的材料,卻發現有半邊身子給人拖住……

    “喂……”

    “你肯留下來了嗎?”

    聽他任命般地悶了一聲“自作孽……不可活也……”,孫策這才笑笑鬆開了手。

     

    目送對方離開的背影,孫策的心中突然升起一陣涼意。一種被回憶的潮水沖刷的涼意,沖過之後帶著一絲夾雜了苦澀的鹹味,又有點腥甜,一時間五味陳雜,竟有些想落淚了。

     

    那時候,也是這樣的厚著臉皮軟磨硬泡地膩著他,他也是這樣的秀美微蹙,雖然嘴頭不饒人最後卻總是由著自己的心意。那時被寵膩著的甜蜜,到現在回味的時候竟是如此酸楚……

     

    “瑜……我好想見你……”口中呢喃著,孫策半昏迷般地睡了過去。

    分享到: